转午夜随笔

1:我一直坚持——我有在城市里随地大小便的权力。这个观点一直遭到我家大人的反对,说我不讲文明。我认为,后天养成的文明不能剥夺先天而生的权力。城市和农村,人生而不平等,伴随这一“子宫的自然选择”而来的,是生而有的反抗的权力。反抗可以采取暴力非暴力,也可以采取污秽的方式。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