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心。

4月12日最近一段时间过得天昏地暗。路过苜蓿园大街到月牙湖前的时候,才通过路边电子屏知道今天12号。 More…

唐晓与邪元子。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起,唐晓出现了,兴许是上次小说准备出版作笔名的时候吧,也许那次是正式亮相。在我自己的印象中唐晓是一个写着字,有些忧郁的文学青年。可仔细看来,还是邪元子所占的成份更多一些。大概是因为邪元子当道士之前是个叫疯毛龙的疯子吧! More…

何必作茧自缚。

今天,本来一直泡在网上连自己都不知道在做些什么的时候。网友发了个信息过来。 More…

是烟雾迷蒙了你的眼

随着年岁渐长,越来越中意那种手卷烟。买来烟丝和烟纸,还有一个半自动卷烟器。将烟丝压实之后,轻柔地用舌尖濡湿烟纸,一起放到卷烟器中,用力一按,就有一根迷人的小白棍造就出来。因为稍微有点麻烦,相形之下,抽得会比较少。比起成品烟,烟丝可选择的口味可谓多如繁星,味道也普遍更为油润醇厚,还可以喷洒点威士忌或者蜂蜜,甚至把细细研磨好的咖啡粉混入里头,抽起来别有风味。
More…

静夜。

 寒冬的夜晚因为早早窝在床上而温暖,和小宇喝了点酒,心情各自不好。最近一直在为作一个好男人而培养自己的生活习惯,早睡早起,体重也在往正常的方向发展。并且找到了工作,除了双休日之外每天都忙碌,并快乐着。以后的计划或者打算完全没有,只是有些许期待,却不知究竟期待着什么。或许是我的性格导致,生活中基本没什么朋友,也许实在太懦弱了一点,可我也曾勇敢过,姑且当作是勇敢过吧。安静的躺在床上,品味这酒精刺激下浓烈的孤独。带着丝丝眩晕,闭上双眼等待自己失去知觉。似乎就像等待死神的来临,将我带走。眩晕中,脸颊被泪水滑过,有些冰凉。只是关不上阀门,直到眼角刺痛,枕头片湿。我就那么安静的躺着,任由他们在此肆虐,连擦拭都不敢。泪水无声,似乎是要将未来所有的眼泪都在今夜流尽。也许,是吧。然后一阵钻心的疼痛过后,侧身拿过手机,眨着双眼,不停的按着。嘿,听着,不论怎样都要学会一件事情。学会如何坚强。兀自咬牙,我会的!

坚信未来

傍晚
秋风萧瑟 告诉我时光的流逝
落满昏黄树叶的古道旁
我看见了 满天的火烧云
朋友啊 不要哀叹
相信这是短暂的休息
来年会更加灿烂的绽开 More…

读王家卫。

仔细算来,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完整看过王家卫的电影只有两部,一部是《东成西就》,一部是《东邪西毒》。《东成西就》与《东邪西毒》是同一个班底牌出来的,不过一部是纯粹的喜剧片,一部是文艺片,至少我个人认为《东邪西毒》是文艺片。 More…

何处话凄凉

(一) 有些迟疑,然后无可挽回,一遍遍碎念,唤不回,唤不回.   
时光如白驹过隙,恍恍慌慌,高脚杯静止,亦无红酒流荡.   
候鸟斜斜掠天而去,留下绝望,没了非分之想,直到凄凉.   
黄沙满处,枯枝独独,太阳的光芒刺得人生疼,没有理由流下泪.灵魂被冰冷抽空,飘荡在云的彼端,血染的绯云容不下孤魂.所以当钟声敲响,当红酒满杯,当候鸟停飞,孤魂低泣,何处可以让它停留片刻,让它留恋一世.    More…

几年。

你会拿几年的时间来做什么呢? More…

向左走,向右走。

这是个迷醉的城市,爱情依然成为了奢侈品,更何况纯真的爱情。男人对待爱情为了满足和征服,女人对待爱情只想要个结果。过多的对爱情产生追求,如何能快乐。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