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在地上,开出透明的花

你从明亮中走来,却恰巧穿过我的黑暗时代。
我们要走一段很长的路,会在旅途中彼此失散。
这一件悲伤的好事,是我从浩瀚的人潮,看见你的光。
而你在时间的痕迹里,获得了所有记忆。
在我们一起梦游的始终,我们一起看见了太阳。
最后,我看见我带着你的光,缓慢趟过编织的大河,走向安静宫殿,心平如镜。
夏日有余,我们应当坐在梧桐树下,喝酒,看风景。
月光下的当年你我,应是一袭白衣。
而当多年以后,我会收到你的信件,那时邮差骑着掉漆的自行车,摇着铜铃,我在深远的巷子里接到你的笔迹,酒馆里还有一盏昏黄的灯。
你写,所谓的永远即是瞬间坠入时间的洪流,只可远去,不得归来。
车站已年久失修,白泥灰墙壁层层脱落,机械风扇嘶嘶飞转,散发着职业香味的女子,明眸皓齿。
卖报纸的老太太咬牙切齿地数着一堆零钱,茶叶蛋的清香和荷叶粽子掺在一起,那么高贵。
你看我们匆匆而来又忽忽离开,而唯一的缘分,就是这座车站。
你在此抵达,我于此离开,是我的披星戴月,是你的下落不明。
我以为我们走到了永远,却原来是被岁月改变,而就此止步不前。
一张张发黄的照片,是被青春忽视的笑脸,一刀一刀刻下伤感。
命运如头屑还复来糟乱,缘分如病症一场虚幻,爱是危险,一步一孤单,一秒一聚散。
岁过境迁,道声再见,你从我的心间,便去了天边。
我与你相逢时喜欢,你予我道别后黯然。

Comments Trackbacks (0) Leave a comment
雨在地上,开出透明的花 1
  1. No trackbacks yet..

    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トラックバックはまだありませ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