碇真嗣和他的夫人6

Chapter 6: Of Super Gendos, Rivals and Roommates(超级源渡,情敌及室友)
Jimmy Wolk/Uophoenix


葛城公寓

这是一个平静的夜晚(至少对于某个刚结婚的人来说),但是住在方圆一百米内的人都知道现在让他们的希望安全着陆还为时过早。

事实证明他们是对的,随着一声尖叫,真嗣从惊愕的美里面前穿过冲进了他自己的房间。

美里才刚刚结束今天的工作,还没来得及享受她的第一听啤酒,好奇的三佐想问问他出了什么事,但是打开他的房门,看到第三适合者正在试图用挤压枕头来消除脸上恐惧,就知道估计问不出什么了,况且也只有一个原因能达到这个效果。

“明日香?”她厉声叫她第二个被监护人

“干嘛?”

出乎美里的意料,不满的声音从她背后响起;而声源是从真嗣受到惊吓的相反方向发出,她转过身,看到明日香从厨房出来手里拿着一听苏打水;湿着的头发和搭载肩上的毛巾表明她刚刚从浴室出来。

“如果不是你,那么。。。?”她迅速进入客厅,电视还开着,片片在好奇的看。电视里出现了貌似像EVA、使徒、nerv的工作人员的图像伴随着音乐节奏闪动着,然而最最醒目的是一个看起来非常像碇源渡的人,当然这并不是真人。

“他们给我们做了一部卡通?”明日香惊讶的问,然后坐在地板上。

“是动画,”美里纠正道,盘着腿坐在明日香的后面“日()本的动画。”

“管他什么,白()痴动画就是白()痴动画。为什么不做一部真正的电视剧?我不介意去。。。恩恩。。。花点时间成为明。。。我是说,演我自己。”

“嘘!开始了!”美里阴笑着制止明日香的“演讲”,她的眼睛盯着屏幕,“我要看看这个!”

电视上,鲜亮的画面快速的闪动着节目名称,让人实在看不清也听不清片头曲里唱的什么,直到一个播音员用诡异的声音报出:

“接下来是‘超级源渡超级秀!’”

“超级。。。?”

【屏幕开始暗下来,随着一种古怪的旋律(像是主题曲),至少所有人都知道碇源渡通常是不会在NERV的走廊里散步的】

“这个好像是片头?”明日香抱怨,开始不耐烦,“他们应该用些巨大的有冲击性的,比如使徒来袭,我把它们打败。。。”

“或许吧;在开始前,”美里嘟哝着“过去正篇都会在开头哦,但是现在有时你会在片子的一半才能看到标题。。。”

【“Hello,我亲爱的儿子,”在走廊里,源渡向动漫版的真嗣打招呼。显然,制作者在颠倒一些事实,比方说本片的“英雄”实际上大多数情况根本不关心他儿子。“你的婚后生活怎么样?”】

某个词让红发少女的嘴角开始抽搐。

【“噢,我不知道,爸。。。”真嗣的声音充满了牢骚“她和平常一样。我根本不知道为什么她会嫁给我,她看起来根本就不在乎我。。。”】

明日香眯起右眼紧盯着电视。

【“别担心,”源渡轻声笑着,抚摸着他儿子的头发(这是原作写的!我不过忠实的翻译了而已)“所有人都知道她只是在假装‘暴力女’”(tough girl 谁知道怎么更好的翻译?)】

“假装?”真正的‘暴力女’开始升温

【“我确信你和第二适合者会很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明日香的眼睛差点突出来,她的身体猛的僵住,手里的饮料撒到身上也没在意。“他们传播这个在这整个该死的废材国家???!!!!”她歇斯底里的对着屏幕咆哮。

【就在这时,一个红发女孩(确切的说是动画版的她自己)穿着一件熟悉的红色作战服出现在入口。

“你们在讨论我吗?”她用一种傲慢的口气说。】

公寓里充满了某人磨牙的声音。

【“哼,肯定是在讨论我,”红头发的主人继续道,顺手撩了下头发“除了我你们还能聊什么?”

“嘿——嘿,明日香。。。”真嗣腼腆的打招呼。

“Hello,我亲爱的儿媳妇(译者:我吐~~~)我们确实是在谈论你,”源渡回答,还是用那种极度友善的腔调。不过听上去更像是——嘲笑?“实际上,我只是想告诉他你实际上很爱他所以才会这么早就决定嫁给他了。”

“爸!”局促不安的真嗣畏缩到一旁。

“哼!”明日香厌恶的转过身离开他们走向镜头。“我——我嫁给他,只是因为他在那个游戏上捉弄了我!”(译者:详情见第三章)】

“那该死的脸红和磕巴是怎么回事?!我从不会那样!!”真正的明日香指着屏幕抗()议“他们把我演的就像我在试图掩盖我喜欢他!!(译者:难道不是么^_^)这简直、简直太荒谬了!”

“哦,我觉得他们红色部分阴影做的相当好(译者:这句话我不确定,原文I think they matched the shade of red quite well)”

“为什么我感觉你和这事有联()系?!”明日香咬牙切齿的质问道,给了她的监护人一个死亡之眼。

“恩,他们最近几天来过NERV,来寻求一些角色上的帮助,所以。。。”

【“葛城三佐!快点过来!我们捕捉到了使徒的画像!”一个未露面的技术科人员喊道,画面转到了作战室。

一阵哼哼声传来,散乱的紫色头发外带黑眼圈的美里出现,一只手支着头“好的,好的,我这就到。你们能不能不要这么大声,我昨天的醉宿还没醒,什么?已经是早上啦?啊?这是哪儿?谁能给我一瓶酒?”】

大量的啤酒喷在美里的面前,显然刚才那一大口浪费掉了(过会儿可怜的真嗣还得再清理一遍弄脏的地毯),她目瞪口呆的看着电视里的自己。

“哼,起码他们弄对了一个”明日香不失时机的报复道。

三佐迅速的摆脱发呆状态,她的娱乐精神被孩子气的竞争所代替“没错,那就是你。”
“不,是你!”
片片摇着头发出一阵低叫“Waa…”听着就像一种企鹅的叹气。
“你!”
“你!”
“嘿,快看,是二号机!”

【的确,画面上显示极度逼真的EVA-02以及另两位适合者,他们面对“使徒”,后者看着就像一种会飞的团状物,还带俩极小的翅膀。

“没问题,我这就把他搞定!”动画版的明日香在插入栓内宣布,但是一个小窗口出现在她旁边,里面是她丈夫。

“恩,亲爱的,是——是不是应该先进行分析?”

“Aww,好吧,好吧,”明日香不耐烦道“零,快点!”

“指令认可,分析中。。。”屏幕转换到另一个驾驶舱内,是蓝色头发的。。。女孩?】

“恩?那些连接处是怎么回事?”美里奇怪的问,和(真正的)明日香同步的侧着头盯着电视

“还有那些眼睛。。。”红发女孩表示同意,“零”的眼睛里飞速的闪烁着数字和符号。

【“数据不足,”零用一种机器的声音报告,“扫描A.T.力场失败”】

“哈,”明日香重新坐在垫子上笑“我就说她是个人偶,但是那个。。。!”

“她不是人偶,她是。。。”

“你要敢说‘仿真人物’(译者:action figure什么意思?),我保证你享受不了下一瓶酒!”

“我要说的是‘机器人,’”美里不高兴的嘟哝“我猜他们搞错了一些我们说的关于零的事。。。”

【不过这一切的不合理都因正篇的开始而暂时忘掉。形似第十使徒的东西,用它本身的一部分射向EVA,外壳上长出向拳头?(管他是什么)似的的东西。EVA进行着艰难的近身战。】

明日香全身关注的投入战斗,大吼着,挥舞着的拳头足够吓跑任何潜在的使徒(比方说藏在音箱后面的、树丛里的)

【突然,音乐变了,一滴巨大的“水滴”从类第十使徒飞向还未从上一个动作恢复的EVA二号机。但在“水滴”变成自身十倍大的最后几秒,EVA初号机推开了他的红色同伴,“水滴”重重的在初号机的右胸上。

紫色的单位并没有因冲击倒下,他被粉红色的物质包裹住并被拉向使徒,而后者正变出两个巨大的拳头等着。】

其实一拳就足够把EVA打翻在地,两个明日香同时倒抽口气,美里在一旁幸灾乐祸的欣赏着。

【“驾驶员没有反应!”没露面的技术人员宣布“EVA初号机沉默!”但使徒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继续用拳头砸向倒霉的初号机。
“它要杀了他!”】
“不!!”两个明日香同时大叫,真正的明日香似乎并没有意识到,她甚至没试图掩饰说些像平常那样的“我是说。。。这是你自己搞定使徒的机会!”

【后面是她的回击——至少是尽可能的。她冲着使徒歇斯底里的咆哮着,明显的着透露着痛苦和愤怒,这一切让所有人感到她为那男孩不顾一切的复仇。她要打败使徒,撕碎它,让它体会她丈夫和她忍受的同样的痛苦。

可惜的是,显然使徒并不想被EVA揍,直接抓住EVA反手一抛,滑稽的把EVA扔向天空】

“这搞的什么鬼!!??”

明日香嚷道,跳起来看着她的红色EVA插在地里右腿还在空气中抽搐“别告我这就完了!你们居然为那混蛋做了这个(译者:指使徒),而不是我们!!”

“安静点,明日香!”美里的声音难得的严肃“这不是电视的错!”她提醒红发女孩,后者正用手抓着电视两侧,正要开始盛怒的摇晃那设备。

“但是他们让我。。。!”

“输了,我知道,我看见了,”三佐哼了一声“你不是唯一的。。。”

【确实,EVA零号机刚刚也倒了,零不带任何感情的汇报“系统损失严重,恢复连接左腿失败”】

“那是肯定,都快被弄成酱了。。。(译者:狂汗,这句我没看懂。原文:Certainly not, with that thing being a mashed up pulp a couple of miles away…)”

【“真够惨的”冬月副司令从作战室总结
“确实,”源渡低语,表情坚定的从椅子上站起“这次我要亲自出击!”
然后(背景音乐变成“time to shine”),他举起双手大喊“Evangelions!赐予我力量!”

外面,被打败的三台EVA再度启动。一个接一个慢慢的举起巨大的手臂,内部的核心闪烁着,三道光在空中交错成一道彩虹,直射入NERV的金字塔——指挥室,确切的说碇源渡。
“超级源渡模式启动!!”

一片光芒中,他旋转着,突然开始变大(译者:奥特曼变身?)直到尺寸和EVA差不多。幸运的是没造成什么损失,他魔法般的被传送到了外面,面对着使徒。

“受死吧,恶棍!”他手指着使徒咒骂。

与现实不同的是,这个使徒被赋予了语言能力。
“哈,哈!”他刺耳的笑声让人想吐“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才能出现!那帮废物简直不配跟本大爷交手!你很快也会成为其中一员!”

“你居然敢这样侮辱那些勇敢的孩子们!他们或许没我那么强大,但是他们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你可以在力量上占得优势,但是永远不会在精神上!”

“哈,哈,听听!生气?因为我伤害了你儿子?”

“还有他的妻子和朋友!”

“自我检测没有损伤。。。”零的声音飘过战场。镜头迅速切换到零,她站在EVA零号机突起的胸部,一种少见的不悦的神情挂在她脸上。她突然伸直右臂。

“绫波模式 零MKII,开启战斗系统!”

但是在还没发生前,源渡打断了她“不用,我要自己对付!准备好,恶棍!”

“我已经等不及了!”】

接下来电视机前的两位美女目击了有史以来最激烈也是最荒谬的战斗。“那是肯定,都快被打成酱了。。。”

【她们的(动画版)司令跳起来,狠狠的一个侧踢迫使使徒处于防守姿势,但这并没有了结那怪物。

使徒的拳头从两侧左右交叉形成防护(因为一些原因,使徒停止长出更多的手,或许那样能更快解决战斗。不过话又说回来,那两部分动的那么快也没必要。。。)每次打击都会擦出火花(其实这是不可能的,他们俩没一个有金属成分),冲击波在土地上划出一道道深沟(译者:参考龙珠)。

两个身影一次又一次的交织在一起然后又分开,直到源渡扔出“死亡圣剑”,笔直的插入使徒的核心(why he or the EVAs couldn’t do that before probably remains a mystery too…)

“不可能!”使徒尖声大叫“没人能打败我!”

“这是对你恶魔行为的惩罚!以EVA的名义,我要消灭你!”源渡“现在,去死吧!”

然后,巨大的爆炸

缩回正常尺寸,源渡被热切的适合者们围住,真嗣和明日香看起来已经没事了。

“你做到了,爸!”真嗣欢呼。

“我希望我也能做的这么好!”明日香赞美道。

“效率如往常一样高”零报告

“哈,哈,”源渡开心的大笑,“我相信如果你们足够努力的训练,并且相信自己,你们会像我一样轻易的做到这些。”

“但是我不想长那种胡子,”真嗣的表情让所有人大笑

“噢,真嗣,”‘明日香’的声音夹在其中】

“这算什么!!???”

明日香看着逐渐回归正常的节目屏幕道。

Comments Trackbacks (0) Leave a comment
碇真嗣和他的夫人6 1
  1. ……请放过那个少年和他的后宫吧

  1. No trackbacks yet..

    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トラックバックはまだありませ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