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午夜随笔

1:我一直坚持——我有在城市里随地大小便的权力。这个观点一直遭到我家大人的反对,说我不讲文明。我认为,后天养成的文明不能剥夺先天而生的权力。城市和农村,人生而不平等,伴随这一“子宫的自然选择”而来的,是生而有的反抗的权力。反抗可以采取暴力非暴力,也可以采取污秽的方式。

2:我喜欢马丁路德金,我也喜欢马克西姆x,我喜欢曼德拉的前期和后期。非暴力并不比暴力天然具有道德优势。暴力和非暴力,是不同形势下不同路径的选择。我无法容忍将暴力污名化、将非暴力田园化。梭罗在中国变成了小资们的喜爱,但谁了解“瓦尔登湖”里提出的“公民有不服从的权力”这一概念?

3:自我22岁工作后,每见到农民,我就产生一种羞耻感。因为我欠他们,每过一天城市生活都相当于剥削他们一天。城乡“剪刀差”不是一个冷漠的经济学术语,而是一个冷酷的血肉凝成的壕堑。我认为,处于壕堑下挣扎的他们,有天生的使用任何方式反抗的权力,哪怕世界崩溃,也不能剥夺这种权力。

4:玉石俱焚是一个很可怕的话题。城里人是玉,农村人是石。暴力蔓延对谁都没好处。但,单纯的反对暴力而不做改变现状的努力,要求石头忍耐是另一种暴力。石头没有理由为了玉的美好而让自己永远沉沦。即使玉石俱焚之后仍然是一个不公正的社会,在玉石俱焚的一刻,石头行使了与生俱来的权力。

5:暴力的成本太高,结局太惨烈,谁都不希望由暴力主宰社会。但这不等于可以将暴力污名化。整个社会需要考虑的是如何避免暴力,而不是如何辱骂“暴徒”。首先需要承认暴力,承认他们有使用暴力的权力。他们没有法律,只有与生俱来的暴力。不承认这些,实际上就是剥夺了他们反抗的唯一途径。

6:“承认”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普通人安分守己不偷不抢的生活,很难知道自己的生活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但在当下的中国,这不意味着无辜,也不意味着正当。一个人的安静甜美生活背后有着四五个人在流血流汗。那四五个人是隐形的。当他们走上街头,掀翻汽车,他们要求的是现形,是“承认”。

7:每个人都有维护自己生活的本能和权力。当维护自己意味着剥削现状时,这种维护是否正当?当维护自己变成剥削他人时,这种维护是否道德?公平不是空口白话,公平意味着一部分人要让出自己的一些美好生活,把肉分给吃不上肉的人,有多少人愿意让出呢?“共同富裕”是一种传说,实际上不存在。

8:“普通”不意味着纯洁,不意味着独善,也不意味着免责。人既然享受这个现状的好处,就要承担这个现状的恶果。私家车是自己花钱买来的,但那些钱,既有自己的血汗,也有其他人的血汗。当那些沉默的人掀翻汽车时,他们固然在损坏私家车主的财产,但,他们也在讨还自己的血汗。

9:掀翻私家车是暴力,但要认识到,维护私家车的法律与警察也是暴力。两种暴力,没有天生的高下之分。不使用暴力对抗暴力,就要用血肉承受暴力。在现状下,使用暴力对抗暴力,最终的结局依旧是血肉承受暴力。私家车被砸了,还可以买;血肉被摧毁了呢?人和物之间,如何选择?

10:广东的暴力,表面上是外地与本地,实质是城市与农村。没有城乡差别,谁愿意背井离乡去打工?每一个打工者都是被迫的,每一个人打工者都是屈辱的,都是沉默的石头。现状不道德,打破现状有多种形式,暴力也是其中一种。他们不是暴徒,他们在力图改变现状,虽然惨烈,只能承受。这就是现实。

再多说一句:承认暴力反抗的正当性,不意味着鼓吹暴力。在我看来,不承认暴力反抗的正当性,反而是鼓吹暴力——鼓吹法律和警察的暴力,鼓吹现状施加的暴力。非暴力反抗值得赞美和提倡,但不需要同时抹黑暴力反抗。那些拿起暴力的反抗者,已经承受无数暴力了,他们还要继续承受下去。

本文转自@林野王的微博:http://weibo.com/u/1676656463

Comments Trackbacks (0) Leave a comment
转午夜随笔 0
  1. No comments yet.

    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コメントはまだありません。

  1. No trackbacks yet..

    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トラックバックはまだありませ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