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堡垒—江南

  12年9个月又6天。这条短信在中国移动的信号台之间穿梭,找不到它的目的地,就像是永不消逝的电波,穿行在空无一人的城市里。我想象这个沉眠在地下的城市,那条短信是个虚无缥缈的女孩,有的时候她会升上泡防御界面的顶端,隔着那层透明的东西,看着紫色的大丽花盛开,而后低头俯视空无一人的城市,夜晚到来的时候,路灯在程序控制下“刷刷刷”地都亮了,她站在路灯下,哼着我听不懂的歌。
  凝结的时间,流动的语言,黑色的雾里,有隐约的光。
  可是透过你的双眼,会看不清世界,花朵的凋萎,在瞬间。啦………………
  你是凝结的时间,流动的语言,黑色的雾里,有隐约的光。
  可是透过你的双眼,会看不清世界,花朵的凋萎,在瞬间,而花朵的绽放,在昨天。
  “好好睡,晚安。” More…

碇真嗣和他的夫人6

Chapter 6: Of Super Gendos, Rivals and Roommates(超级源渡,情敌及室友)
Jimmy Wolk/Uophoenix

More…

【第二季】拒绝多P:1男3女同居记【19】【第二季 完】

喝完咖啡,她突然说,我下午四点的飞机。
我问她,是要回法国吗?
她说,先回家住几天,下个礼拜走。
我点点头,说好。
狐狸看了我一眼,突然说,你们两个好好聊聊,我先回家了。
我有些惶恐,不知所措,狐狸站起身来,拍拍我的肩膀,转身对前女友说,一路顺风。
前女友看着她笑,说,谢谢。
我看着狐狸的背影,心里又暖又疼。 More…

【第二季】拒绝多P:1男3女同居记【18】

我当然知道她的意思,我们或许已经丧失了直接沟通的能力。唱歌或许能更好地交流。就像我们认识的时候,一起K歌一样。小暧昧,倾慕都可以用歌声表达出来。
而现在,遗憾,不甘,想说说不出口的话,或许也可以唱出来。
那些让你死去活来的的情歌,不需要说太多,一开口,或许就明白了。
More…

【第二季】拒绝多P:1男3女同居记【17】

接下来的一个周,公寓里无比和谐。
亮亮晶晶继续他们和谐的周末生活。
我和狐狸做一切恋人常做的事儿,除了开锁游戏。
狐狸一直坚持,我坚持的时候,狐狸就非常愤怒地问我,你到底喜欢我,还是喜欢我的身体?
好吧,姑娘们为什么总是这样呢?难道这两件事儿能分开么?
小王子都快能数清楚狐狸有多少颗牙齿了。
不知道在实现共产主义之前,我还能不能打开那把我一直想要打开的锁。
More…

【第二季】拒绝多P:1男3女同居记【16】

我继续与语重心长,亮亮和晶晶这么合适,不能因为一个诱惑就完蛋了啊。我们得帮帮他们。
狐狸沉吟未决,虽然你说的听起来似乎有道理,可是我怎么老觉得你动机不纯呢?
我举手发誓,狐狸,如果我是那种被诱惑就倒戈的人,那我也配不上你。我宁愿挥刀自宫,也不愿与你同床共枕。
狐狸仔细听着,突然瞪了我一眼,你这是在骂我呢? More…

【第二季】拒绝多P:1男3女同居记【15】

回到家,我们都显得心事重重。
无论是谁,剖析完了自己,总是会有一种莫可名状的虚空感。
所以,如果不是万不得已,没有人愿意做这种事。

我在狐狸的房间,和狐狸长久地对望。
狐狸防备地看着我,你要干嘛。
我笑着摇摇头,我就是想看看你的脸。
狐狸嗤之以鼻,我的脸长在胸前么?
我嘿嘿傻笑。
狐狸无奈地摇头,我真是不明白你们这个物种。刚刚给你点好脸,你怎么就要上房揭瓦了呢?
我说,人类文明的基石就是上下求索啊。而且,我每次看到你,都觉得是第一次见到你。我一直在想一个比喻,用来形容你。
狐狸事不关己地笑,甜言蜜语了?那你想到了么?
我奋力点头,我觉得你就像是……我的……呃……马桶垫。
你大爷! More…

【第二季】拒绝多P:1男3女同居记【14】(两日合一)

第二天上班,忙忙碌碌,无暇他顾。
打开MSN,前女友的窗口突然跳出来。
对话框里只有一个笑脸。
然后这个笑脸还是被我解读出了很多潜台词。
比如,在干嘛,还好吗,活着吧,我想你了……
爱情确实够变态的,好像一旦跟爱情沾了边,所有人都不好好说话了。
在爱情的聊天工具里,所有人都变成了翻译家。
在吗,忙不,早点睡。
干嘛,呵呵,去洗澡。
太变态了…… More…

【第二季】拒绝多P:1男3女同居记【13】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得到一个女孩的身体,似乎是在恋爱过程中,男孩最感兴趣的部分。
可是,经此一役,我突然发现,这件事本身并没有那么重要了。
狐狸有过去,狐狸有曾经,以前或许也有人走进狐狸的心里。
可是,我觉得我已经不一样了。
除了我,还有谁和狐狸以及狐狸爸爸共度一夜呢?  More…

【第二季】拒绝多P:1男3女同居记【12】

下面进入提问回答阶段。
此后的很多年,我都会想到这场翁婿之间的对话,我也特别能理解,岳父和女婿之间的微妙关系。
狐狸也紧张兮兮地侧着耳朵倾听。
狐狸爸爸沉吟一番,我则浑身洋溢着接招的小宇宙,心里满是对狐狸炙热的未得到释放的爱。
狐狸爸爸终于开口,第一个问题,你之前一共有过几个女朋友?
我一把接住即将掉下来的下巴,看了狐狸一眼,我靠啊,这……不应该是狐狸问我的问题么?
不过,现在这种情况,确实不能按照常理出牌,狐狸爸爸这种老丈人,一看就不是容易糊弄的主儿。
我不假思索,接招,深处两个指头,两个。
狐狸爸爸面色瞬间变得如同陈道明,几个?要说实话。
两个。我说得斩钉截铁。  More…